烟台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

2020, v.33;No.141(02) 42-56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刘克庄碑志文书写的审美逻辑与情动转向
The Aesthetic Logic and Emotional Turn of Liu Kezhuang's Epitaphs Writing

张经洪;

摘要(Abstract):

南宋季末,刘克庄主盟文坛,撰写了体量庞大的碑志之文,地方化与家族性特征明显。其碑志"以情度情"的审美逻辑,判然有别于理学家"以理节情"的文体书写观念,人格表达的艺术实现则以用晦与互见之法重出或略不论著,使文辞简俊而布置有致,且于叙事之外几乎篇篇征经引史,难逃词科习气之嫌,此又别出宋人一格。刘克庄碑志多作于暮年奉祠乡居期间,因其衰病思钝,不免将精神上强烈的盛衰体验投注到对行艺功业、政治理想和生死哲思的折冲、应时与妥协之中,情感亦从私人领域转向公共空间,以切世用,碑志蕴涵着浓厚的秩序重建意识,因而更具审美情致和韵味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刘克庄;碑志文;审美逻辑;盛衰体验;情动转向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

作者(Author): 张经洪;

Email:

DOI: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